笔记阁

23. 第二十三章

因为一场梦,温乐言知晓了一根簪子对寒林商的影响能有多大,可对这簪子的由来,她也同样一无所知。

“娘娘可是识得这簪子的主人?”

纯妃言,“她…不过是本宫一旧时故人,当年若非临难,本宫与她也不会分离这么多年,更不会连她的尸首都未曾见着…”

说起这一故人,纯妃连连哀叹,瞥见温乐言那支碧玉梅花簪,只觉得越看越眼熟。

“娘子若是不介意,可否将那簪子予本宫瞧上一瞧?”

抚上发间玉簪,温乐言倒不觉得纯妃会出口诓骗她一小小民女。毕竟宫中珠宝繁多,纯妃又是那样得宠,哪里会瞧得上她这根玉簪。

略犹豫间,她还是将玉簪取了下来。

接过温乐言递来的那根玉簪,纯妃摸着上头的裂纹,眉心微蹙,“这簪子别的倒是与本宫曾见过的那支别无二致,只那上头却没有这裂纹…”

且这裂纹看着不像新的,这让方才还笃定这玉簪是故人之物的纯妃哑口无言。

“难道这簪子当真还有第二支?”

是或不是,纯妃也猜不准,无奈只得当作是一场误会。

也是在这时,纯妃才想起温乐言的名讳,“温乐言?姓温,这么说你是京城温家的女儿了?”

温乐言回,“是,温肃正是民女家父。”

温肃?

想到这温姓富商,纯妃略沉了眸子,她想到了另一人,“既如此,你可认得温良枓?”

温乐言不解道,“娘娘听过家兄?”

纯妃微顿,眼中满是意外,双手微颤间还是强撑着稳住心神。

“这…本宫从前倒是见过几面,说不上熟稔…”

说着,纯妃就主动避过了这一话题不愿多说,温乐言也只得闭口不言。

只是温乐言却发现,从这以后纯妃对她的态度意外的好了许多,不再是一脸冷漠,反倒多了几分热切。

那眼神温乐言看着只觉满心奇怪,她与纯妃娘娘不过第二次见面,可纯妃看她的眼神却莫名的激动,更带有几分怀念。

这次温乐言误入秀和宫,本就是为躲避宫中侍卫,如今宫外早没了动静,温乐言也不好多加打扰纯妃,只得福身告辞。

“说来今日之事还要多谢娘娘搭救,若非娘娘相助,民女早被那些侍卫抓住了,对此乐言感激不尽。”

虽说温乐言闯入秀和宫一事不过偶然,可纯妃见她擅闯,并未高声呼救更不曾派人捉拿,对温乐言来说已是恩德。

此刻外头侍卫早已离去,温乐言也不便多待,转身正欲离去,却意外听得外头传来寒林商的声音。

“秀和宫?这宫名倒是陌生,想必也无人居住吧。”说着寒林商就欲打开宫门,然而还没等他伸手就被赶来的侍卫制止了。

“寒将军,此处乃宫中纯妃娘娘所住,将军此番若是擅闯被陛下知道了,怕是会惹得龙威大怒,还请将军慎行。”

侍卫的一番话阻断了寒林商的行动,可为了找温乐言,寒林商早已把附近宫殿派人悄悄查探过,根本全无温乐言的踪影。

便想着既然温乐言不曾离宫,又不曾去过别地,那么唯有这秀和宫可能会有她的踪迹。

也正如寒林商所料,此刻的温乐言与他不过一门之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记阁【bijige.com】第一时间更新《春蝉不知雪》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攻略对象非人类[快穿]拿捏声控的正确方式圣杯战争?龙珠战争!厉害后妈在六零身为贵妃,务必革命〔陵容〕玩家提姆德万人嫌重生从良系统团宠小狐狸,仙门当妲己我在玛丽苏文里种田真少爷又被假少爷拿捏了无限逃生无吏不早起对idol一见钟情后夏野喧哗[FF14]女教皇碎碎薄情离婚渣A,前妻的顶级抚慰剂我装的但她真疯[快穿]穿成植物人大佬的怀孕小娇妻碎掉的老公不要扔[玄学]灵猫志[FGOx妖表乙女]被选中的Master震惊!幼儿园的毛茸幼崽全是反派我在星际的日常奸臣他命里旺夫[重生]我推的偶像和我表白了神格沦陷恋综:努力下头的我却让人上头沙雕女主遇到霸总修罗场群穿后,在红黑游戏中开马甲三位数马甲演绎柯学剧本暮染夕沉[先婚后爱]哀愁和仰慕我的手机闹鬼了剪不断,拦腰斩开局胎穿,我在修仙界做金轮法王我给穿越前辈们丢脸了在横滨养恐龙穿到九零做厂妹在笔下烂尾文里封神[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