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阁

20. 第 20 章

《苗疆少年是黑莲花》转载请注明来源:笔记阁bijige.com

蒋松微在卫城见过祁不砚,当时的他也和贺岁安一起。

蒋雪晚要回街上找贺岁安,蒋松微便猜测她现在可能是一个人,所以刚刚才会问出那句“你若无处可去,可以跟我们走”。

眼下看来,并非如此。

她显然是与祁不砚同行的,只是未免太巧了,他们也来到风铃镇这个地方,蒋松微心想。

于是蒋松微拉回蒋雪晚,低声同她说了几句话,蒋雪晚依依不舍地看了贺岁安一眼,低头靠着他,放开贺岁安,不说话了。

贺岁安朝祁不砚跑去。

她也穿了条湖蓝色的齐胸襦裙,裙摆绣着白色的夕颜花,跑起来时袖摆与裙带随夜风向后扬,身上戴的银饰也叮铃轻响。

祁不砚是苗疆天水寨的人,佩戴银饰成自然习惯,贺岁安跟他生活了一段时间,觉得银饰也很好看,买首饰会不知不觉买银饰。

女孩子都喜欢漂亮秀丽的首饰,她也并不例外。

打扮习惯相似的原因不多,他们是生活时间长了。

趋同。

这也是蒋松微今晚为什么在看到祁不砚和贺岁安一起出现后,断定他们自卫城开始就同行。

还没有等贺岁安跑到祁不砚身边,凌乱的脚步声纷至沓来,一大批发狂之人从街尾涌出。

他们双目赤红,涣散无神,见人就扑去咬。

贺岁安加快脚步。

祁不砚站原地,等她走向他。

一股幽怨的笛音渐渐传遍大街小巷,发狂人变得更狂躁。蒋松微无暇顾及他人,带被吓傻了的蒋雪晚离开,冰糖葫芦从她手里滚落。

冰糖葫芦被发狂人踩得稀烂,贺岁安神情不安,在他们追上来前一刻,拉住了祁不砚的手。

祁不砚这才有所动作,领她拐进一条无人小巷。

他笑问:“你怎么出来了?”

“客栈也有这种人。”贺岁安咽了咽口水,仰头看祁不砚,一手握着他,一手拉他衣角,

长夜映出少年的影子,挺拔清瘦,墨发尽数散在肩后,他眼睫乌黑,皮肤白润,眼尾天生自然红,像抹了胭脂般:“仅此而已?”

她呆愣地“啊”了声。

过几息,贺岁安又说:“我看见了雪晚姑娘。”

声音弱了下去。

“我担心她有危险……”

贺岁安说到后面没底气,怕祁不砚会觉得她自不量力,没什么实力,还说担心别人而乱跑。

祁不砚垂视,目之所及是贺岁安因奔跑而泛起潮红的脸,他将她颊边被汗濡湿的一缕头发捻起,指腹摩挲了下,再给别好。

他却道:“她有危险与你何干,你为什么要在意。”

没说她自不量力。

贺岁安不知如何作答。祁不砚弯下腰,笑吟吟:“贺岁安,你是想跟他们走吗?”

“我没有。”

她立刻回答了。

祁不砚看了一眼贺岁安的手:“好啊,我信你。”话锋一转,“你牵她,还是她牵你?”

贺岁安有一瞬间听不明白祁不砚这句话的意思,片刻后,脑子慢慢地转过弯,迟疑道:“雪晚姑娘她牵我的,怎么了?”

祁不砚侧脸有种能混淆性别的精致、阴柔之美。

他转过头,目光回到她脸上。

“没什么。”

说罢,祁不砚往旁边走了几步,贺岁安紧随其后,笛音已经停了,发狂人漫无目的晃荡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君子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记阁biji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影帝攻装柔弱翻车了穿到九零做厂妹恋综:努力下头的我却让人上头无限逃生在横滨养恐龙圣杯战争?龙珠战争!万人嫌重生从良系统我装的但她真疯[快穿]备胎攻他很意外(快穿)离婚渣A,前妻的顶级抚慰剂玩家提姆德震惊!幼儿园的毛茸幼崽全是反派[FF14]女教皇奸臣他命里旺夫[重生]团宠小狐狸,仙门当妲己厉害后妈在六零我亵渎了神明拿捏声控的正确方式碎掉的老公不要扔[玄学]我的手机闹鬼了在笔下烂尾文里封神[星际]群穿后,在红黑游戏中开马甲攻略对象非人类[快穿]第一美人的小仆从开局胎穿,我在修仙界做金轮法王神格沦陷[综漫]人间至味灵猫志哀愁和仰慕[FGOx妖表乙女]被选中的Master穿成植物人大佬的怀孕小娇妻四十二章经欢迎来到全息网游一切从成亲后说起三位数马甲演绎柯学剧本真少爷又被假少爷拿捏了沙雕女主遇到霸总修罗场我在玛丽苏文里种田我推的偶像和我表白了夏野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