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阁

39. 犯糊涂

野海袭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笔记阁biji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伴着手钏碰撞的叮铛声,门帘被掀开,江稚梧先看到了来人满头的珠翠,都是水头上佳的祖母绿翡翠和大颗粉珍珠,堪称雍容华贵,也正好和她身上湖水绿襦裙相呼应。

看来当真是遇上富足大户家的小姐了,江稚梧暗想,可她以往认识的多是父亲官场同僚的女儿们,为官的都注重名声,不敢外显黄白铜臭,会如穿金戴银的倒是极少,她还是没想起此人是谁。

直到她目光下移,看到对方额前纹样独特的贴翠嵌宝华胜时,不由得眉心一紧,脑海中跳出一张飞扬跋扈的脸,遂目光急急再往下移,落到那双发红的长眼与细眉上,心中一凛——可不就是那日找上门指着她鼻子骂的女子!

这会儿那女子双手提起周身华贵而累赘的皮草上了车,抽抽搭搭问:“我坐哪?”

江稚梧一时愕然到没说出话,只下意识拍拍身旁空出来的一片儿地儿示意她坐。

那女子看看座位,又看看她,似是嫌挤,但终究没说什么,躬身走到跟前儿,左右扭动着要把自己塞进去。

狐裘软滑的毛蹭到江稚梧脸上耳边,精心梳顺垂散在一侧的头发也飘飘飞起,与那裘毛缠做一道。

江稚梧颦眉,沉声道:“车上暖,把裘袍脱了吧,这样你我都好坐些。”

对方倒是乖顺,利落把狐裘褪下,半点没有那日的嚣张模样。

裘袍一脱,内里的湖绿裙衫就露了出来,腰上花样独特的环佩随她动作轻晃。

江稚梧点漆般的眼珠子随着那环佩左右闪动,心中叫苦这当真是冤家路窄,偏偏叫她给撞上了。

好在那女子似乎没有认出她,她也就大着胆子继续沉声道:“狐裘可以搁在熏炉上烘着,不必一直抱在怀中。”

对方轻嗯一声,放好后回身再次落座,她们二人都身量苗条,这下并排坐着刚刚好。

那女子先开口:“我听车夫称你江姑娘,我叫阮奚,多谢江姑娘伸手相助。”

江稚梧点头,不想与阮奚多言,只简短道:“我等下要到沧浪亭湖去,待到了地方,就让车夫送阮姑娘回家。”

“沧浪亭湖?”阮奚歪头看她,“江姑娘也是去参加雅集的?”

也?

江稚梧也侧目看着阮奚。

阮奚与她对视,“那倒是巧了,我竟本就和江姑娘同路。”她本就是瞒着许翎偷跑出来的,自不想这么灰溜溜地回去,便心上一念,“不如我一道跟姑娘去吧,待结束了咱们再一同回来。”

江稚梧可不想再和她一路同乘,找了个借口,“阮姑娘马车出了事情,应当早些回家以免家人担心。”

阮奚嗤的一声笑出来:“担心?让他好好担心一会子才正合了我的意!但只怕人家根本没心思放在我这,就算担心不是担心我的安危,而是担心我摔断腿不能赶路了。”

江稚梧听得犯糊涂,想问又不好多问,只怕聊着聊着露了自己身份。

阮奚却看她沉静寡言头戴面纱,应当是个行事低调谨慎的,又观她满头乌发半绾半散,也是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反倒生出了与她多聊两句的心思。

“我官话说得不好,你应当听得出我非京城人士,我问你,你觉得我生得如何,样貌可堪美丽?比之你们京城女儿如何?”

江稚梧虽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发问,却正好得了机会仔细端详她,只见她脸上沾染了脏污还挂着泪痕,但平心而论依旧是好看的,“细瘦脸,柳叶眉,丹凤眼,鼻骨高挺,虽非娟媚婉约一派,却神清骨秀,俊逸绝俗,与京城的姑娘们自是各美其美。”

阮奚噘着嘴,对这个回答又满意又不满意,“既是如此,我与京城的姑娘至少是个平手,为何他偏偏被那些京城娇花迷了眼,看我简直连草芥都不如。”

江稚梧哭笑不得,明白这所谓“娇花”恐怕就是指自己,自己虽有意于许鹤沉,却不愿成为横在别人感情中的绊脚石,便低笑开解道:“都说最难猜透情字一事,姑娘何不直接与那人问问?问过了说不定会恍然发现原来都是自己多想。”

阮奚睇她一眼,“你怎知我没问,我就是问过了才如此伤心!”

江稚梧忍不住顺着她的话打探道“此话怎讲?”

“可不许说出去。”

阮奚挪了挪屁股,与她坐近了些,“我有一发小的哥哥,早就说了婚事,他却拖着一直不与我完婚,我这才远赴京城来寻他,可是找到京城才发现,他竟在外头和不三不四的女人处到一处。”

“我去找过那个女子,确实算个尤物,虽只瞧见唇角下颚,已是十分绝色,但是我自诩并不差她多少,就如江姑娘你所言,大家各美其美,我有我的好处。可后来我找我那哥哥一问,他却对她的事绝口不提,可见对那女子护得极紧,只一个劲儿对我的心口扎刀子,说从未喜欢过我,还要将我送回家去。”

阮奚说着又恼得掉起眼泪,呜呜咽咽道:“他虽不说,我自有眼睛看着瞧着,大家自小长在一块儿玩在一块儿,我难道看不明白?他分明就是对那人上了心!”

江稚梧听得惊讶,许鹤沉对她上心?怎么可能,他只对她要做的事情上心罢了,如此短暂想了一道,回神见阮奚哭得抽抽搭搭极为可怜,她想安慰又自觉身份尴尬,左右这些都是许鹤沉和阮奚之间的事,若是两厢私下解释清最好,解释不清,也不该累得她三番五次地上前自证。

江稚梧索性咽了话只不断用帕子帮着阮奚拭泪。

感觉到脸上轻柔的触碰,阮奚只觉得对面前这个温柔少言的女子好感顿生,将脑袋搁在了她肩头,“说起来,江姑娘说不定还和那个女子认识呢,她也姓江,听说叫江小五,是外地奔亲刚到京城定居了四五个月份。”

江稚梧不说话,阮奚自顾自继续道:“她投奔的那个祝家不过是个镖局走镖的,是最不入流的江湖人士,哪里比得上我的身份,我可是——”

阮奚停下,不想把自己的身份全透了出去,毕竟她今日又是撞车又是哭闹,好不光彩,便转口道:“算了,不说我的事了,还不知道江姑娘叫什么?能去参加雅集应当也是哪家的贵小姐吧。”

江稚梧正撩帘看外头,听她这么问收手掏出片随身带的小西洋镜,“我瞧着快到了,姑娘照照,就算想去也该收拾好仪容。”

到底是姑娘家,最在乎样貌,阮奚当即忘记了自己的问题,拿过镜子上下左右照得仔细,却见自己眼睛都哭肿了,胭脂和眼泪混成一团泥泞根本没法见人。

阮奚双唇一撇成了倒翻的小船,“算了,我还是不去了,劳烦姑娘的马车送我回家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离婚渣A,前妻的顶级抚慰剂剪不断,拦腰斩沙雕女主遇到霸总修罗场我推的偶像和我表白了恋爱脑郡主清醒后夏野喧哗我在玛丽苏文里种田开局胎穿,我在修仙界做金轮法王碎掉的老公不要扔[玄学]无吏不早起恋综:努力下头的我却让人上头在横滨养恐龙三位数马甲演绎柯学剧本圣杯战争?龙珠战争!一切从成亲后说起我在星际的日常万人嫌重生从良系统穿到九零做厂妹群穿后,在红黑游戏中开马甲在笔下烂尾文里封神[星际]欢迎来到全息网游我的手机闹鬼了[综漫]人间至味厉害后妈在六零团宠小狐狸,仙门当妲己四十二章经攻略对象非人类[快穿]影帝攻装柔弱翻车了碎碎薄情灵猫志哀愁和仰慕对idol一见钟情后备胎攻他很意外(快穿)第一美人的小仆从我亵渎了神明穿成植物人大佬的怀孕小娇妻[FF14]女教皇拿捏声控的正确方式玩家提姆德我给穿越前辈们丢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