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阁

48. 048

薛淮倏的一怔,眼底泛出难以察觉的光。她竟真的在考虑我们的以后。

或许从对姜嫣倾心的那一刻起,权势对于自己已经没有了意义,哪怕如今位高权重,权势滔天,自己也并未觉得有多畅快,唯一的好处只是可以更好地护她周全。

他记得自己曾说过所求不多,只要能长长久久地看着她,哪怕站的远一点。

可是人是会变的,薛淮定定地凝视着姜嫣的眼睛,心里忽然就起了贪念——有关玄策军惨案的隐情就当作不知道罢,就当做自己从未听过那番话。这个人,这颗心,他想牢牢地握在手里。哪怕手段并不光彩,哪怕姜嫣将来会恨自己。

都是生来为人,都有七情六欲,好不容易盼到的光就在眼前,怎能心甘情愿地堕回黑暗里。黑暗里的滋味太苦了,自己熬了那么多年,拼尽力气走到现在,哪里还有回头的勇气。

气息颤颤悠悠的呼出肺腑,薛淮想起曾有人含着满嘴鲜血骂自己卑鄙无耻,自己当时激愤不已,亲手用弓弦勒死了那人,然而此刻回想起来,他忽然觉得那人说的很对,自己不仅卑鄙无耻,还胆小懦弱,连正面和高淳一较高下的勇气也没有。

可是这又哪里能怪他呢?

高淳是皇帝,是姜嫣的青梅竹马,而自己……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他在心底暗暗苦笑,苦涩漫到了眼里,刺得他眼睛生疼。他在疼痛中张开嘴,听到了自己轻而哑的声音:“没关系,只要你肯带我走,哪里我都跟你去。”

姜嫣目光幽幽的:“离了皇宫,你会处境艰难。”

“我知道。”

他在紫禁城里是权势滔天、人人惧怕的权宦,出去了只能是半男不女的阉人,不阴不阳的怪物,人人鄙夷、人人厌弃,任凭谁都可以来踩一脚。他知道,这些他都知道,可是相比能与姜嫣厮守终生,他觉得这些都没什么,都可以忍受。

伏在膝盖上的双手攥握成拳,薛淮努力压制住心口的激荡:“但是真的没关系,我不怕他们怎么看待我,我只怕你会因我受委屈。”

姜嫣唇边含了笑:“我不委屈,我们到时候可以选一处人少的地方,就我们两个,只是天长日久的,保不齐你会腻烦。”

薛淮一摇头:“不会,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是消磨光阴也很好。我们可以春观万物复苏,夏看百花齐放,秋盼落日斜阳,冬天……外面下雪的时候,我给你在屋里支个炉子,我们围炉煮茶吃。”

姜嫣被薛淮的话牵动得想入非非,粉白的脸上漾出一抹淡淡的粉红,是个女儿家娇羞的模样。

薛淮看着她这副模样,恨不能立刻带她出宫,将方才所言变为现实。若真的变成了现实,他心头一颤,不敢想象那会有多美好。思绪在幻梦与现实中跌宕起伏,他几乎快到沉浸其中溺死过去,忽然手背上一热,是姜嫣握住了他的手。

姜嫣今日穿着一件碧青色的对襟长衫,宽大的袖口挡住了她手上的动作,在薄薄的一层丝缎下,她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薛淮的手心,像只灵活的小鸟,一动一动,动的他心里心猿意马,意乱情迷。

他能感觉到姜嫣是真的爱自己。不是敷衍,不是作戏,眼睛不会骗人,此时此刻,姜嫣的整颗心完全属于自己。

这样很好,不要变,千万不要变。

船很快靠了岸,薛淮亦步亦趋的走在姜嫣的斜后方,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拉的又斜又长。两人步伐从容的走在金色的长街上,一高一矮,正好差一头,若不是知晓他们的身份,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们很般配。

脚下的路很短,心里的路却很长。

姜嫣踏进永宁宫的宫门,走了没几步,迎面看见宝珍笑意盈盈地朝着自己疾走过来。她见后面还跟着薛淮,于是行过礼才道:“娘娘,您瞧是谁来了?”说完,让到一旁。

姜嫣抬头看过去,就见不远处的香樟树下站着一个人影,仔细一瞧,辨认出是孟云祥。数月未见,她身形清瘦了不少,神态也是怯怯的,原本粉粉嫩嫩的脸上多了几分暮气沉沉的憔悴感,姜嫣一眼便知她这是受了不少罪。

迈开脚步快速迎过去,她在孟云祥即将跪下去的前一刻抱住了她:“太好了,终于又见到你了。”

“姐姐……喔不,娘娘。”孟云祥眉头蹙了蹙,嘴唇一瘪刚想要流泪时,目光却无意间扫到了不远处的薛淮。双眼倏的睁大,她眼里浸满了恐惧。

姜嫣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回头端详着她的脸,轻声开了口:“你能回来全靠薛掌印的帮忙。”

孟云祥迟疑了一下,接着跪地行了个大礼:“奴婢多谢掌印大恩。”

薛淮神色淡淡的:“起来吧,往后好好伺候娘娘。”

姜嫣连忙将孟云祥从地上扶起来。薛淮缓步走到姜嫣面前,轻声说道:“司礼监里还有事,微臣这便先走了。”

姜嫣轻轻一点头:“也好,云祥的事多谢你。这会儿天色暗了,走夜路当心些,若要去别的地方,记得多叫几个人跟着你。”

薛淮笑着一点头,背影很快消失在宫墙后。

姜嫣回头看向孟云祥,孟云祥今日刚刚进京,旅途劳顿,显得灰头土脸的。她回头唤来宝珍,嘱咐道:“去带云祥好好梳洗一下。”

孟云祥不知是累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相比从前话明显少了许多,只是随波逐流式的依照吩咐做事。

姜嫣坐在美人榻上一边看书,一边等待孟云祥。及至小半本书翻阅完毕,门被轻轻推开,孟云祥携着一股淡淡的馨香走了进来,干净体面地站在了姜嫣面前。

姜嫣合上书,连忙招呼孟云祥坐下,孟云祥却是坚持毕恭毕敬的行了叩拜礼,及至礼毕,才安安稳稳地坐下来。

她变了,姜嫣心里暗暗叹道。随手将书放在手边的小几上,她微微附身朝孟云祥凑过去:“你在旧宫定是受苦了,往后你就安心跟在我身边。”

孟云祥轻轻一点头:“是,奴婢都听娘娘的。”

姜嫣看着她:“往后私底下没人的时候,还是叫我姐姐吧。”

孟云祥迟疑了片刻,低头说道:“那样太不恭敬,还是称呼娘娘得好。”

姜嫣忽然觉得心头有些闷,她做了个深呼吸:“云祥,旧宫里有人欺负你吗?”

“没有。”

“真的没有?”

孟云祥蹙起眉心:“真的没有。”

孟云祥不想说,姜嫣便也不打算再强问下去:“也罢,反正如今你已经回来了,往后就跟在我身边。等过几年我会向皇上求个恩旨,把你放出宫去,让你好好许配个人家。”

孟云祥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姜嫣预想中的喜色,始终透着惶恐不安,让姜嫣既好奇又担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记阁【bijige.com】第一时间更新《与宦为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30岁成为魔法少女了?万人嫌重生成崽崽后刘秀传和全网黑亲弟爆红综艺路人她超神了杀手做我裙下臣她心灰嫁傻子却被傻子丈夫带飞窥视之眼,反叛书寒山里大秦暴君:开局属性兵种转生池!恶魔幼崽饲养指南小白,结案报告写好了吗?江湖群雄为何战战兢兢被撩者失控啊?我是怪谈之母?八零之文物女王春日暄妍无尽夏予春童养媳之富贵盈门读心后发现室友全员反派我都当赘婿了,还要什么脸我的老板是无限游戏BOSS使命召唤-狙心战区路人甲不想做神秘高手成为黑化精灵后来到横滨[综英美]我们的目标是:退休养老!欲言又止我靠卡牌搞基建综漫降临现实,我唤醒了荒天帝!路人甲绑定JJ文学城后白莲女配在前任恋综崩人设出圈了辣么大个神之子去哪了鲤鱼龙蛇传[综]嫌疑人沢田先生的米花日常当万人嫌开始忘记以后成为龙傲天死对头[快穿]肝帝无所不能[全息]如何阻止男主发疯[歌剧魅影]穿越到安史之乱当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