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阁

13.祭拜

众目睽睽之下,十一太爷咬了咬牙,强笑道:“我说话,自然是算数的。”

“真好,我就知道十一太爷言而有信,绝不干涉我爹订下的亲事。”薛灵栀应声接话,诚恳极了。

少女语声清脆,刻意提高了声音,又夸得情真意切,有心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

“好!”不远处,围观的众人跟着起哄叫好。

十一太爷的脸色愈发难看。

六叔公等人站在他身边:“十一叔,这……”

十一太爷眼皮耷拉,颓然道:“算了,就这样吧。”

事到如今,那三两银子肯定是保不住了,只能尽量保住颜面。

十一太爷深深地看了一眼薛灵栀,浑浊的眼睛里满是怨毒。

老九骂的对,这丫头果真心机深沉。

见十一太爷不再坚持,薛灵栀悄然松一口气。薛氏宗亲以他为首,只要他点头,事情应该就差不多了。

“就这样算了?那孙家的聘礼……”薛老四尖声问。

十一太爷低斥:“以后再说!”

还嫌不够丢人么?非要这个时候当着众人的面提聘礼?

薛老四自悔失言,小声嘀咕:“是。”

王村长看事情基本已成定局,就再次打圆场:“说开了就好,薛家不干涉,那这婚事就还依着薛大郎生前定下的来。今日是薛大郎‘七七’,大家既然都来了,就一起给他上炷香,也算是全了大家伙的情谊,如何?”

其余众人纷纷附和:

“村长说的在理。”

“是该如此。”

……

王村长微微一笑,不能怪他不偏帮薛家众人。实在是薛氏宗亲的人不占理,也没给他半分好处。他又何必为了他们白担骂名?

“等等!”九叔公突然厉声道,“事情还没问清楚呢!”

薛灵栀心里一咯噔,问什么?不会是要她证明这“张二郎”的身份吧?

王村长耐着性子问:“你还想问什么?”

九叔公抬手一指“张二郎”:“他来花溪村之后,睡在哪里?孤男寡女好几天,谁知道背地里是不是做尽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薛灵栀怒极,腾地胀红了脸,“你血口喷人!”

赵晏眼眸微眯,静静地看向九叔公,冷声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少年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可不知怎么,被他这般看着,九叔公心里竟生出些许惧意。他终究是色厉内荏,动了动唇,半晌只说了一句:“我说什么,你们心里有数。”

乡下吃绝户最恶毒的手段就是给女人扣一顶通奸的帽子,随后按照“族规”将其沉塘,从而顺理成章抢夺财产。

薛家众人自诩善良,只想求财,不敢害命,但方才那一瞬,他分明对薛大郎的女儿动了杀心。

六叔公伸手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低声道:“老九,算了,这就没意思了。”

王村长也皱眉,极不赞成:“薛九根,捉贼捉赃,拿奸拿双。没凭没据的话不要乱说。薛大郎‘七七’还没过呢。”

“张公子这段时间是住在我家里的,今天早上才去薛家商量祭拜的事情。”一个爽利的女声适时响起。

说这话的不是旁人,正是李婶。

李氏夫妇在自家门外围观好一会儿了,见薛九根污蔑栀栀清白,气愤之余,不免为她担心。

薛九根上下嘴皮子一碰,就给人身上泼了一盆脏水。

须知历来清白之事,最难自证。李氏夫妇一合计,与其帮忙解释说张二郎身受重伤,栀栀只是照顾,两人清清白白。还不如干脆说张二郎是住在自己家,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笔记阁【bijige.com】第一时间更新《捡来的相公是皇帝》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离婚渣A,前妻的顶级抚慰剂哀愁和仰慕在笔下烂尾文里封神[星际]我亵渎了神明我的手机闹鬼了开局胎穿,我在修仙界做金轮法王灵猫志我给穿越前辈们丢脸了沙雕女主遇到霸总修罗场攻略对象非人类[快穿]碎碎薄情仙尊他又想始乱终弃[FF14]女教皇四十二章经剪不断,拦腰斩身为贵妃,务必革命〔陵容〕欢迎来到全息网游第一美人的小仆从真少爷又被假少爷拿捏了厉害后妈在六零奸臣他命里旺夫[重生]我在星际的日常恋爱脑郡主清醒后暮染夕沉[先婚后爱]三位数马甲演绎柯学剧本备胎攻他很意外(快穿)震惊!幼儿园的毛茸幼崽全是反派恋综:努力下头的我却让人上头圣杯战争?龙珠战争!团宠小狐狸,仙门当妲己无限逃生夏野喧哗穿成植物人大佬的怀孕小娇妻在横滨养恐龙我装的但她真疯[快穿]影帝攻装柔弱翻车了穿到九零做厂妹[FGOx妖表乙女]被选中的Master我在玛丽苏文里种田万人嫌重生从良系统